shaw今天早睡了吗

【白鹊】同桌3

          这天,李太白和秦缓放学后刚从学校出来,一位江湖打扮的年轻阴阳师走到李太白面前。

        “这位粽发同学,我看你骨骼惊奇,根骨奇佳,一看就是位练武奇才,不如你旁边那位同学就来算一卦吧,价格低廉,童叟无欺哦”。

      “让开”。李太白突然想狠狠揍他一顿。

        阴阳师立即后退一步让开。

        “秦缓我们走吧,别理”,李太白看着秦缓,恢复了往常笑嘻嘻的表情,拉着秦缓正准备走。

      “秦缓同学,你最近是不是只要快跑就会晕倒?为何从小名带缓字?是不是每天得喝中药对抗寒疾?为何出生就被亲生父母抛弃?这些你都不觉得奇怪么?”

        “为何?”秦缓停止了脚步,转过头看着年轻的阴阳师。

        “因为你出生后带有先天诅咒,想知道更多,有空可以来找我哦,我叫狄仁杰,这是我的名片,价格公道合理,不要998,只要268了。”

        “嘿嘿嘿,又一个生意来了,不愧元芳暗中观察了这么久,全记在了小本本上。”年轻的阴阳师看着白鹊二人走远,暗自开心的想到。

【白鹊】同桌(2)

        医生告诉他们,秦缓所有检查结果未见异常,病人已经醒来。但被问起发病原因,医生表示有待观察,也有可能属于心理疾病范畴,比如创伤后应激障碍,也可能不是,但这超出他执业范畴。

      秦缓最近总是频繁做着一个噩梦,梦里他总是被人追杀,然后他被人捉住,渐渐的恐惧感、濒临死亡的感觉,然后就气喘吁吁、一身冷汗的醒了。想起刚才跑步时发生的如同噩梦里的真实感……

      思绪被一阵开门后老师同学们说话声打断。

      “秦缓同学,这段时间体育课你就不用跑步了,身体健康最重要”。漂亮的女教师爱怜的看着这个比大多数同班同学小了几岁、皮肤白得病态的跨级优等生,温柔地说道。惹来旁边羡慕的目光。

      接下来平静的高中学习生涯开始了,作为一所国家级重点高中,每个人都紧张的学习着,除了李太白。

        闻着同桌淡淡的酒味,秦缓静静地望着趴在桌上流着口水睡得正香的李太白,思绪飘向了远方。

        李太白染发、上课睡觉、爱偷偷喝酒、爱打篮球、爱打架,明明看起来没下什么功夫,但是常常超越自己考全年级第一名。按照李太白的说法就是,努力有用的话还要天才干什么。气得想打他,可是如果打他,秦缓只有挨对方揍的份。

        不仅如此,李太白因为帅气的长相、豪爽的性格,再加上偶尔兴致来了就创作些诗集,因此拥有一群迷妹。然而学校严格禁止男女早恋,这也就是异性不能同桌的原因。

        “秦缓同学,这道题你来回答吧。”思绪突然被老师的提问声中断,秦缓居然第一次课堂走神了。

        面对着老师期许的目光,脑子一片空白、略带尴尬地秦缓犹豫着。一张纸条自李太白手中适时递了过来,秦缓一看太白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。 “上一句是举匏樽以相属”。

        李太白看了看坐下后脸红得像番茄的秦缓,心情格外好。

 

【白鹊】同桌

        先开个头,本来接下来想写校园文的,好友让写玄幻文说这样才刺激,所以接下来还在想。
 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     WZ中学,高一二班,开学第一天,全体同学都在听老师讲课,除了一个趴在桌上打瞌睡的同学。

        一只粉笔扔到头上,讲台上的老师一吼,“李白同学,上课认真听讲,不许睡觉,还有给我把头发染回来”。

        李太白刚从梦中醒来,发现课本上睡觉时流的口水匆忙擦干。闻着同桌熟悉淡淡的中药味香,看了看认真听讲、记笔记的同桌。

        “秦缓,你喝中药了?”

      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    “秦缓,还有多久下课呀?今天手机忘了带。”李太白小声问到。

        “老师让你认真听讲”。秦缓平静的小声回答一句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。

        终于到了体育课,大家都跑完第二圈准备自由休息、踢篮球的时候,忽然有同学大喊道,“老师,有人晕倒了”。

        李太白跟着跑过去,发现晕倒的人居然是秦缓。只见秦缓长长的睫毛,双眼紧闭,全身冷汗,额发汗湿粘在额头上,本来苍白的脸更显得病态白。李太白也来不及多想,主动背起秦缓和女老师一起快速奔向医院。

        背上的人身材瘦小不算重,到达医院后,医生给秦缓做完检查后,正好秦缓的养父徐福刚刚赶到,医生把家属们叫出来后,郑重的说道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这是一篇恐怖鬼故事(bu shi)

    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
        电闪雷鸣,闪电时不时划过黑暗,照亮着吓人的天空,威胁着大地。滂沱大雨就快要铺天盖地地压下来,漆黑阴沉的夜,好象只有它才是世界的统治者。

        一间很久无人居住的旧屋显得异常突兀。滂沱大雨就快要铺天盖地地压下来。一位棕发白衣男人手持长剑快速的奔跑着,终于在暴雨降临时,二段闪现奔入破屋。

        雨天特别适合睡觉,作为鬼的秦缓也是如此。突然被人吵醒,作为人都不爽,何况做鬼,于是一个可怕的念头在脑海中生成。

       李太白刚借着闪电的光,找来枯草生好火,突然觉得背后发凉、阴森森的感觉,转过头,只见一颗五窍流血的人头悬在空中,黑色的毛发里有着一攥白色的头发。

       李太白从来不惧怕鬼,所谓最恐怖的不过是人心罢了。李太白悠然自在地喝了一口酒,突然觉得那张脸长得挺秀气的,如果忽略流血的五窍的话,于是鬼使神差的吻了吻那颗头的额头……

         一个陌生少年的突然的惊叫声划破夜空,秦缓自长这么大,从来没有被吻过,初吻就这样没了。本来想吓唬吓唬人,没想到反被调戏了。  “我作为鬼,我不要面子的吗?”秦缓愤愤的想到。

         然而秦缓他才不是善罢甘休的鬼,于是他又化作吊死鬼模样,伸着长舌悬在房梁上。

        没想到那个男人往自己看了一眼,一点恐惧的样子都没有,还一边饮酒一边豪迈大笑吟诗:“哈哈哈哈哈哈,将近酒,杯莫停”。

        “这人绝对是疯子、酒疯子”,秦缓愤愤然想到,“绝对不能输”,于是继续悬吊在房梁,打算当一晚上恐怖风景画。

        “你要不要来吃点?”,李太白正从包袱里拿出准备的干粮,看了看房梁上悬着的鬼问道。

        “…………”,没有反应。

        “你叫什么名字呀?我叫李白,你可以叫我太白”

          “…………”,还是没有反应。

         李太白只好找来草垫加上包袱里的衣物铺好,嘴叼着一颗草、头枕着双臂准备睡觉。

        但是一才睁眼,视野里总有一只少年鬼悬吊在房梁上的景象扰得他睡不着。终于忍不住站起来,搂抱着那少年鬼纤细的腰,从房梁上抱下来后打横抱着。

       只见那少年舌头恢复了正常模样,长长的围巾围着遮住了半边脸,秀气的眉毛和眼睛,一双长长的睫毛,稚气未脱带点病态白的小脸。纤细瘦小的身材,这鬼要是活着的时候体重估计也很轻。

      “小鬼,这样看你长得蛮俊秀的嘛,刚才干嘛把自己弄得那么恐怖”,李太白看着怀里的鬼笑嘻嘻的说道,话刚说完,作势又想捏捏那人脸蛋,那鬼吓得赶紧又隐去了身形。

        “…………” ,秦缓生前从没看过这么帅气的男人,棕色的头发,高大的身形一身白衣,一把长剑一壶酒,豪迈又爽朗的语气,专注看着自己的眼神,如若自己是姑娘恐怕早已深深沦陷。

        “我不是小鬼,我有名字的,我叫秦缓”,过了好久,闷闷又冷漠的少年声音才从空气中传来,“还有这是我的屋,今天留你一宿,从现在起互不影响对方,明天一早马上滚”。

      “那多谢了”, “秦缓,秦缓,真是冷漠的人儿呀,不过我喜欢”,李太白想到。